童话大王郑渊洁怒怼

童话大王郑渊洁怒怼
本文来自“骚客文艺”(微信号:soulker2017),腾讯文化经授权转载。
 
文章约3200字
 
阅读需要7 min
 
4月19日,童话大王郑渊洁怒怼“著名儿童文学大师”曹文轩,称大师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向学生兜售童书。对这种涉嫌违规违法的不要脸行为,大王誓与之划清界限。正所谓小鸡不尿尿,各走各的道,是汉子就光明正大站着尿,有人非得当鸡,那是不能跟着学的。大王遂主动退赛,告别了中国作家榜。
 
 
 
但大王的告别宣言有个前提,中国作家榜要区分“进校卖书作家”和“非进校卖书作家”,否则不跟你们玩儿。
 
这事儿,大王没看透。中国作家不应该这么分类。
 
 
大师不缺钱,犯不着为了千八百的版税,主动跑学校去现场签售。
 
问题出在学校。学校除了上课,还得搞各种主题活动,名家讲座呀,阅读文化周啊,红五月歌咏比赛啊,看个电影拔个河,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这就犯难了,一线教学任务都很重呀,还得应付各种填表和总结报告呀,老师家的灯光总是最后一个熄灭呀,哪有闲工夫搞什么主题活动?合并同类项吧,红五月歌咏比赛能不能和看电影连一起?唱完红歌,就地观摩《闪闪的红星》嘛。
 
同样的道理,名家讲座和阅读文化周能不能搞一起?
 
阅读名家就比较抢手了。有些名家年龄大了,请不动,有些名家档期满了,请不来,最合适的就是年富力强的,经常走穴的,给钱就能出台的,尤其欢迎做过同行的。
 
大师去学校,真不是没皮没脸上赶着去的,更不是以卖书为目的的,他和学校有一万个理由,说明这是为了教育一线的阅读文化周进行的公益活动。问题是,大师来讲座,学生们总不能买一本《猪是的念来过倒》找他签名吧。
 
 
这一点,学校真没说错。在大王怼大师事件中,有学校辩称,他们没有“强制要求”学生或家长购买作品。是没有强制,大师也不屑于做这种事儿,有时,大师反而会谦逊地说:买也行,不买也行,买哪个版本都行,不要强制学生们买嘛,老师们也不要暗示买哪本嘛。
 
大师的气度、胸怀和谦逊的底色,反倒是个暗示:我是个有能量的人。
 
 
大王小看了大师的能量,人家的能量不在于走穴推销,大王再受欢迎和认可,拿出再多的版税清单,都是小儿科。
 
搜一下“郑渊洁童话”,在某电商平台上,按评价数降序排列,他的作品最高的评价数是20万+,但这本书是《郑渊洁家庭教育课》。这似乎说明,他的教育观点,家长是买账的。
 
 
可奇怪的是,受家长认可的作家,大王的童话作品评价数却不到1万。
 
相比而言,大师的作品,评论数稳定地保持在35万+,甩大王几条街,准确地说,几条街区。大王就算有一十八条性命,也逃不过秒杀碾压。就像《西游记》里的故事一样,猴儿的狐朋狗友们称王称圣、打遍天下,可天上一个小小的大师,笑呵呵就把他们cei个烂酸梨似的。
 
根本不是一个吨位的。
 
 
35万+是个什么概念,圈外人可能不懂。按最简单的理解方式,我们做个小算术题吧。
 
35万人评论,说明至少35万人买书。图中所示的《草房子》定价22元,大师的版税10%,每一本书给他稿费2.20元,35万册,这一本书他赚77万。
 
并不是所有买书的都写评论吧,全国也不只是这一个电商吧,大量的淘宝店和营销号,再加上地面实体店,这一本书,大师赚多少?
 
而且,大师何止这一本书?若说大师为了签售四处走穴,我是不信,那能挣几个钱呀?光网上卖的,大师躺在家里数钱都数不完,没等数完就得被钱砸死。
 
可你发现没有,大师的作品评论数,整齐划一,都是35万+,作品质量可谓相当稳定,稳定得让人无法理解。按说,再牛逼的作家也有扑街的时候,有的书用心写了,有的书瞎对付,个别时候也有用心写了但读者不买账的时候,就算金庸老爷子,14本书里也有糙货,怎么可能所有书的销量齐头并进?
 
 
35万+是个神奇的数字。
 
这是个分水岭,没达到这个数字的,不算大师。
 
 
《猎人笔记》,同一家电商平台,出现了35万+,次一级别的34万+。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同一电商平台,出现了35万+,次一级别的32万+。
 
 
《名人传》,同一电商平台,出现了35万+,次一级别的34万+。
 
 
《湘行散记》,同样出现35万+,次一级别的33万+。
 
 
《白洋淀纪事》,35万+,次一级别的33万+。
 
35万+,过了线的,就可以和屠格涅夫、奥斯特洛夫斯基、罗曼·罗兰、沈从文、孙犁并列在一起,不叫大师叫什么?
 
可你不奇怪吗,这都啥他妈玩意儿,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的。
 
奥斯特洛夫斯基,苏联无产阶级革命作家,《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写于1933年,故事刻画了“苏联第一代共青团员如何克服人生道路中的千难万险为实现社会主义理想而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的真实画面”,直到现在我还能背诵其中的名句: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底。
 
屠格涅夫,俄罗斯人,《猎人笔记》是1852年写完的,写的是农奴制下农奴和地主的关系。
 
罗曼·罗兰,法国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名人传》包括《贝多芬传》《米开朗琪罗传》和《托尔斯泰传》,是一百多年前的作品了。
 
沈从文,文青们很喜欢他,但我只记得鲁迅骂过的休芸芸和他撩女学生的本事。
 
孙犁……算了。
 
都算大师,反正文学史里都有一号,考试时折磨过我的都是大师。但是,凭什么整整齐齐的35万+,这么巧?更让我怀疑的是,这年头,到底有多少人会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猎人笔记》,吃什么不干净东西了?
 
 
35万+,不是巧合,而是猫腻。
 
大师的作品《草房子》,出现在人教版《语文》6年级上册的教材里。
 
 
这个栏目叫“快乐读书吧”,会给学生们“介绍”一些“课外阅读”的书籍。想法儿挺好,但实际一操作,这东西就变味儿了,“介绍”读变成了“推荐”读,甚至是“强制”读,“课外阅读”变成了“课内阅读”,甚至是“应试阅读”。保不齐哪堂课老师要讲,哪次考试会从书里出题,你说没读过,你说家长没给买?
 
家长不想买,也得买。家长认可的大王,反而不必买。
 
看看这些鬼吧: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语文》八年级下册
 
《白洋淀纪事》,《语文》七年级上册
 
《湘行散记》,《语文》七年级上册
 
《猎人笔记》,《语文》七年级上册
 
《名人传》,《语文》八年级下册
 
好歹,这些也算文学经典,买一本翻翻也是极好的,但下面这本书我就看不懂了。
 
 
没35万+,还差一丢丢。
 
为啥差一丢丢呢,因为这本书不是童话,不是小说,不是散文,而是报告文学,写的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事儿,“刻画了一群默默耕耘的航天人形象”。这种题材能搞到30万+,在我看就是个奇迹,就好像乒乓球比赛,中国人包揽前三属于正常,但第四名是个佛得角小孩儿,你觉得谁更传奇?
 
可是,如果《语文》八年级上册没提这本书,《飞向太空港》应该卖多少册?除了专业人士,到底有多少人关心航天事业,又有多少人会买航天题材的报告文学?
 
我承认《飞向太空港》的作者李鸣生是个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这部书获得了1990—1991年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中国改革开放30年优秀报告文学奖,相比而言,他的另两部作品获奖更多:《中国863》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图书奖、北京市建国50周年荣誉奖;《震中在人心》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徐迟优秀报告文学奖、上海图书工程优秀作品奖、中国长篇广播金奖。
 
看起来《中国863》和《震中在人心》质量更好,你是不是以为这两本卖得更多?
 
大家自己上网查吧。查过了,你就知道大王说错了,中国作家榜不应该区分“进校卖书作家”和“非进校卖书作家”,而要区分的是“教材作家”和“非教材作家”。
 
我知道,你们和我一样,想问的是:谁让这些书进的教材?
 
大师。
 
大师不但是作家,还是人教版《语文》教材小学部分的主编之一。
 
 
金字招牌护身,面对大王的怒怼,大师怎么可能接招儿?!你算哪根葱呢,只要我不让你进教材,就别跟我们大师圈儿面前现眼了。
 
所以,大师表面上十分谦和,实则万分不屑地回应了一句,“让大家去判断吧。”
 
大师身兼教材的主编,把自己的作品写入教材,一旦成为“教材作家”,狗爪子绑个笔都能成大师,这就是我们的判断。
 
有用?
上一篇:与鲁迅不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