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嵩是怎么过气的?

许嵩是怎么过气的?




许嵩?这名字一下子把我拉到了大学时光(暴露年龄了)。

 

一查新闻,歌手许嵩最近正在成都、武汉、上海、北京、合肥举办演唱会,五场,上万张的门票几秒就售罄。

自从工作后,大表哥对许嵩、汪苏泷、徐良这三位“QQ音乐三巨头”,几乎不再关心,也很少再听他们的新歌。

 

本着对轻友们有求必应的原则,在连续写了毒枭弑母养老恐慌等过于沉重的题材后,我决定和大家来一次怀旧杀。顺便说下,大表哥可没收任何广告费,许嵩的唱片公司看到后可以联系我。2006年,我还在上小学。

一个同学兴致勃勃地跑过来跟我说:

“哈,周杰伦出新歌了!”

“咦,不是才出了一首《霍元甲》吗? 

按照惯例,他出歌应该没这么快吧?”

同学白了我一眼:“你个假粉丝。”

于是他拿出了平时都不舍得借人的MP3,

递过一个耳机,

塞进了我的耳朵——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深深爱着的你,

残朵停止呼吸,渗入大地,没人会注意,

一片小雨滴,陪着我等天明,

我用这最后一分钟怀念你……”

听完之后,我有些怀疑:

“这不太像周杰伦的声音吧……”

他瞬间怒了:

“你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还好意思说你是他的铁粉?

这分明是继《夜曲》后的另一力作!”

我撇了撇嘴,没再理他。

放假回家的路上,

我听到路边许多店里都放着这首歌,

风头压过了当时风靡一时的《寂寞沙洲冷》。

我问老板,这是谁唱的什么歌?

老板想了想:“好像叫《玫瑰花的葬礼》,

那个叫许什么唱的,许山高,

就是上面一个山,下面一个高,

不知道念啥。”

回想那熟悉的旋律,

我颇感兴趣地跑去翻了字典,

那时候我才知道,

他叫许嵩,

这年,他20岁。他的歌曲节奏轻快,朗朗上口,

短短不过两三年的时间,

就已经霸占了整个街道。

但刚上初中的我年少轻狂,

心中对这种街头歌曲不屑一顾,

当年的许嵩在我心里,

就相当于是年轻版的刀郎和庞龙。

但这种街边歌曲,

一般生存周期都比较短,

更换非常频繁。

但没想到许嵩这次持续时间之长,

超过了以往多首歌曲的火爆时间,

许多小孩儿都莫名其妙开始哼唱。

到了初中的时候,又有同学问我:

“最近《断桥残雪》超级火,

你听了吗?感觉词写得是真的好。”

我听到这句话就轻蔑地一笑,

“许山高的歌有什么好听的,

一会儿模仿我杰伦的《夜曲》,

一会儿还要学他唱中国风,

能不能有一点自己的东西?

你怕也是个非主流,

还喜欢他的歌。”

同学讨了个没趣儿,

自顾自地走了,

而我看着他的背影,

深深地为他的审美而感到担忧。可无论我再怎么坚定地排斥他,

身边时时刻刻响起的旋律都能很清楚地告诉我,

那些《断桥残雪》《尘世美》之类的歌曲,

我早已烂熟于心,

歌词都已经倒背如流。

特别是他先后发表了《自定义》和《寻雾启事》这两张专辑后,

实在是太火了。

作为一个网络歌手,

他没有唱片公司的广告和宣传,

单凭个人影响力就能让专辑瞬间售罄。

他不经常抛头露面,

仅仅在专辑上、MV里能看到他的身影,

戴个眼镜,看起来秀秀气气的一个小伙子,

不像杰伦刚出道那桀骜不驯的样子。

但真正让我化身许嵩职业黑子的是,

他在QQ音乐上的影响力。

那些年许嵩、汪苏泷、徐良被称为“QQ音乐三巨头”,

长年霸占歌手和歌曲排行榜榜单,

挤下了长年第一的周杰伦。

我心中忿忿不平,

区区一个网络歌手,凭什么?

从此之后,

遇到喜欢许嵩的人我面露不屑,心中鄙视,

听到街边播放着他的音乐我都会加快脚步。

到了高中的时候,

几乎全班所有人都在听许嵩了,

有个男生特别喜欢他,

每当有什么文娱节目,

无论是班级还是学校的表演节目,

他总喜欢上台唱几句,

刻意模仿许嵩那懒洋洋的腔调,

引来现场许多许嵩歌迷的尖叫,

向更多不认识许嵩的人推荐他。

大概还有两三个人和我站在统一战线,

我们大声地喊着:

“网络歌手,又写些非主流的歌曲,

只有low的人才会喜欢这种low歌。”

这一下便立刻引发了骂战,

对方人多势众,喋喋不休,

我方争论几句便高冷退出。

最后,那个同学说了一句话,

让我印象最深刻——

“有的人讨你喜欢,是因为你不了解他。

有的人不讨你喜欢,是因为你不了解他。”我不得不承认的是,

他的很多歌曲的确简单上口,

令人过耳不忘。

什么“为你唱这首歌,没有什么风格,

他仅仅代表着,我想给你快乐”。

什么“如果再看你一眼,是否还会有感觉,

当年素面朝天要多纯洁就有多纯洁”。

什么“你若化成风,我幻化成雨,

守在你身边,一笑为红颜”。

所以尽管我从来没有主动去完整听过,

但很多歌曲都能够跟着旋律哼唱出来。

正如那位同学说的那样,

我从来没有去了解过他,

仅仅去翻了字典知道了他的名字而已。

但为什么这么久了依然还有很多人喜欢听他的歌?

我自己也开始疑惑起来。

所以我试图去找到答案,

打开了QQ音乐后发现,

歌曲总榜前面都是他的歌,

其中有专属他的“许式情歌”,

也有不同于方文山和周杰伦的中国风歌曲。

我按照排行榜上顺序播放,

第一次这样认真地去循环,

那些欢快的歌简直是减压神器,

而那些中国风歌曲也意境悠远,

例如一首《庐州月》:

“儿时凿壁偷了谁家的光,

宿昔不梳,一苦十年寒窗,

如今灯下闲读,红袖添香,

半生浮名只是虚妄。”

还有一首《千百度》,

更是和《青花瓷》一起被选入了教材:

“我寻你千百度,日出到迟暮,

一瓢江湖我沉浮;

我寻你千百度,又一岁荣枯,

可你从不在灯火阑珊处。”

就这样听着听着,

一时竟入了迷。慢慢地,我不再黑他了,

开始偶尔听听他的歌,

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听众。

就像他唱的那样,

“可能是时光让耳朵变得宽容”。

但真正让我“黑转粉”的原因,

是2012年他的那一席话。

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我被一个朋友拖去北京,

看了一场他的演唱会。

在演唱会就快要结束时,

台上的他有些感概:

“一转眼,这场演出到此就告一段落了,

而六年的音乐之旅,

也不过是一转眼的事情。

六年前,我在大学里写着歌,

每次做完一首小样,

就迫不及待的和室友分享,

有时还会传到网上,

虽然现在听起来这水平实在稚嫩的很,

但这股稚嫩,也是青春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吧。

四年前的夏天,我走出校园,

一个人完成了一张唱片的创作和制作。

没过多久,我又完成了第二张。

回想起来,自己做唱片这件事儿,

挺具有冒险精神的。

可留给青春一些冒险的回忆,也很不错吧。

两年前,我来到了北京,

加入了海蝶,彻底踏上了音乐这条不归路。

在这条路上,我只信奉一件事——用作品说话。

2011和2012完成的两张唱片,

我认为都是足够真诚的作品,

而音乐之外的我,

不混任何圈子,不喜欢热闹,不喜欢上节目,不喜欢说话。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一直就是这样的。

别指望我会训练自己变成讨人喜欢的‘艺人’。

在我看来,每个人以自己舒服且坚韧的方式立足于这个世界就够了。

如果我们做不到很好的和自己相处,

也就不可能与这个世界很好的相处。

请体谅我一如既往的任性与坚持。

我就是这样的,

我的青春,也就是这样的。

最后,再次感谢你。

感谢你用你的青春,陪伴着我的青春。

青春还在继续,音乐不会停息。

下一张专辑,下一场演唱会。

期待你的,继续陪伴。”

喜欢就是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他的这一段话,

深深触动了我。

有人说,

听周杰伦的歌是青春,

听许嵩的歌也是青春,

没有谁的青春比谁更珍贵,

互相攻击、互相贬低没有任何的意义。

其实两者很多时候都是共通的,

喜欢杰伦的同样可以喜欢许嵩,

因为他们两个都具有倾世之才,

也都会惺惺相惜。

从此,我改变了自己幼稚的想法,

虽然我依然是杰伦的铁粉,

但我同时还是踏入了许嵩的那条“音乐不归路”。喜欢许嵩之后,我开始酸了,

我发现这些年我错过了太多。

在早些年他备受质疑的时候,

他的歌迷经常面临着像我当年这样偏激的人的攻击,

他说:“我的歌迷们大多是孩子,

不要骂他们了,

要骂就骂我吧!”

别的明星都靠歌迷养活,

而他却经常给歌迷发福利,

过年他因为和支付宝有个活动,

给歌迷发了10万红包,

但由于太多歌迷没抢到,

他又自掏腰包多发了10万,

哪儿有这么傻的人呢?

这么多年来,

他的专辑每一次都脱销,

但他依然坚持把专辑定价成50元左右,

歌迷会的会服也是59元包邮。

他不希望自己的歌迷为了自己破费,

所以他的所有歌曲都可以免费下载,

他还给歌迷说,

如果不是要收藏的话没必要去买实体版的专辑。

2015年杭州演唱会的前一天。

他因为急性肠炎住院打了点滴,

第二天没有休息就直接上了舞台,

他不想让所有等待的歌迷失望。

在舞台上,

他背过身去,

悄悄地撕掉了手背上的纱布,

回过头依然笑着给歌迷唱歌。

歌迷们都大声地骂着:

“许嵩!你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你还开个屁的演唱会!”

骂着骂着,自己就已经先哭了。

他还会在生日会上亲手做蛋糕,

微博不断为歌迷推荐好书好剧,

会给刚毕业的歌迷谋出路……

难怪许嵩的背后永远有许多嵩鼠在追随,

追随着那个时时刻刻关心着他们的偶像,

追随着那个痴迷疯狂再也回不去的青春。可是近几年,许嵩的消息又渐渐地少了,

你几乎再也不会在大街上听到他的旋律,

你几乎再也不会在热搜上瞧见他的身影,

你几乎再也不会在榜单上看到他的新歌,

一呼百应的他终究难逃“过气”的命运。

一个曾经可称为“现象级”的网络歌手,

怎么就突然过气了?

这其实也是他的性格使然。

正如“苏明成”郭京飞说的那样,

他为了保持二线演员的身份,

必须要频繁地上各种综艺刷存在感,

因为竞争激烈的演艺圈,

是一个不进则退的圈子。

而许嵩一直坚持着不做一个讨人喜欢的艺人,

所以才“由盛而衰”。

他说他希望自己被娱乐圈遗忘,

不想在娱乐圈里被大家“娱乐”。

所以对于他自己而言,

他只是一个喜欢创作的音乐人而已。

早年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曾多次邀请他,

但是他都婉拒了;

《我是歌手》第二季的时候也请他踢馆,

他还是以事业繁忙的理由给推脱了;

哪怕是央视元宵晚会演出的当晚,

他的微博晒的都还是自己下厨做的菜,

关于演出只字未提。

娱乐圈终于和他渐行渐远。

他平日里在微博上拍拍照、做做菜、遛遛狗,

急流勇退,不争不抢,

所以他不火了,

大概他的“火”都拿去做菜了。

黑他的声音也渐渐的少了,

黑一个过气的明星有什么意义?

都没什么热点可以蹭。

他对歌迷说,

不随波逐流,不骛于虚声,

夏虫不可以语冰,

少去参与那些不必要的口舌纷争,

静静沉寂在喜欢的事情上就很好。

懂的人自然会懂,

不懂的不必强求。

正如他在《不如吃茶去》里面所表述的人生态度:

“大千世界,多的是想不透的事,

多得是猜不透的心,

多得是看不透的人,

不如不想,不猜,不看,

不如寄情山水,不如快意人生,

不如,吃茶去。”许嵩毕竟还是一个歌手,

过气的“罪魁祸首”之一还是他的歌,

是他在音乐风格上的不停改变和深入。

其实他一直在自己风格里面,

从早起的许式情歌和中国风,

到现在带有社会意义的歌曲。

从巅峰到现在,他渐渐变了,

他的歌曲不再变得那么动听,

不再那么朗朗上口易于翻唱。

知乎上有位友军就说得很好:

“像最近的那个什么《寻宝游戏》,

比之前的歌更加难听了,

我就听了百八十遍,

还是很难听,没办法,

像那个《大千世界》《明智之举》《老古董》晚上零点发的,

我也就循环了两三个小时,

太难听了,旋律又抓不住人的耳朵,

当然不火了,

那个《重复重复》和《艺术家们》怼完了大半个娱乐圈,

谁敢让他火啊。”

没错,其实从《苏格拉没有底》开始,

他的过气就早有征兆,

“许氏情歌”渐渐地少了,

意味着旋律简单、朗朗上口的歌曲少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对音乐、对社会更深入的理解。

在《拆东墙》中,

他说“兴也苦,亡也苦,青史总让人无奈,

更迭了朝代,当时的明月换拨人看。”

借古讽今地玩着黑色幽默;

在《敬酒不吃》中,

用“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爽,我一个人品尝,

你心里定在骂我轻狂,但能把我怎样”,

来讽刺当今的“酒桌文化”。

2008年的汶川地震,

许嵩第一时间写下了《天使》,

“我想你已经化成天使,张开双翅,

是笑着离开的,这短暂的旅程,

温暖缤纷,梦里有爸妈疼你的样子。”

2011年,2岁的小悦悦相继被两车碾压,

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视而不见,

许嵩在《全球变冷》里这样唱道:

“如果能够多一点点微笑,

生命也会多一点点美好,

何必活的那么冷酷寂寥”;

到近几年,

用《最佳歌手》来诉说歌手台前幕后的反差,

用《大千世界》来呼吁反战和关爱世界儿童。

类似反映社会现象的歌曲还有很多很多,

许多歌的歌词很隐晦,

甚至有人还在B站上连载他的歌词解析。

在他的歌曲里,

多的是他对人文社会现实的看法和态度,

他其实早就从那个歌唱情爱的网络歌手,

变成了将思想埋入笔中的现实主义作家。

难怪有人说:

“与许嵩的思想比起来,

他的音乐不值得一提。”在许嵩大红大紫的时候,

他只身一人飞去了欧洲,

收录了旅途之中的剪影,

出了一本摄影随笔集《海上灵光》。

他在书里说道:

“当一个人变得野心勃勃,

自以为那叫做‘有梦想’了,

其实只不过是完全臣服于这个社会的功利型竞争模式了。”

对于很多人而言,

许嵩是真的过气了。

但这个过气的许嵩,

才是歌迷心中的那一方净土。

如今“寻宝游戏”演唱会又悄悄地开启了,

在这个已经过气的歌手这里,

竟然还是一票难求。

这不禁让人回想起2017年,

在首都星光熠熠的那个夜晚,

已过而立之年的许嵩站在舞台上,

看着下面座无虚席的万人体育场,

隐隐有泪光闪动:

“有朋友跟我说,

你总是埋头在写歌、创作、发专辑,

也不去融入娱乐圈,娱乐一下,

光靠纯粹的做音乐是没有出路的。

但是今晚,

你看这万人体育馆座无虚席,

你们帮我证明了,

就光是埋头写歌,

做音乐一样很有出路。”

许嵩?这名字一下子把我拉到了大学时光(暴露年龄了)。

 

一查新闻,歌手许嵩最近正在成都、武汉、上海、北京、合肥举办演唱会,五场,上万张的门票几秒就售罄。

 
上一篇:许嵩:活给别人看,终究不快乐
下一篇:许嵩为什么一直没有恋情,答案隐藏在这首歌中,90后都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