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嵩之《噪音有一个分贝》

许嵩之《噪音有一个分贝》



说起音乐才子许嵩,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吧!有多少个90后的青春是在他一曲曲犹如天籁的歌声中度过,就连不少00后也被他满腹的诗书才华所圈粉

 

 

 

许嵩!满怀着对音乐炽热的爱,从一名《安徽医科大学》的学生一路坎坷打拼到《海蝶》的音乐总监。在音乐这条道路上走来,实属不易!这一路遭遇了诸多的贪婪与不公……
 
还记得曾有某公司全然不顾及歌手,贩卖音乐,各种压榨……​遭受了种种不公的许嵩愤慨之下,于2007年10月份在新浪博客上发表6了一篇《噪音有一个分贝》。

  ——————————分割线​ ——————————

《噪音有一个分贝》
 
2007-10-31 23:45
 
物是人非的时候,回忆就会显示它可爱而又残忍的一面。虽然生活中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欢畅的,莫名的,卑劣的,让人应接不暇,但是记忆总是会自动筛选出某些事,供我在日后抚摩把玩,这些事,被叫做典故。最近发生了一些事,直接触发我记忆的阀门,典故如洪水一般涌出,让我在这样的转凉时节,有些不知所措。
 
稍微回想一下,持续这样的心绪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差不多半年前,我就停止在163888传歌。停止发表新歌而已。因为我写的歌,或者我和朋友写的歌,无情的被这个音乐贩子集团拿去做商业用途而无任何告知。这和自己辛辛苦苦生了孩子却被人贩子拐去卖掉了是一样的感觉。但仅仅不传新歌,似乎并不能阻止这个集团的侵权行为。前阵子我在事前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收到了一张**网全力打造的年度合辑大碟,CD里居然包括《星座书上》。
我很懒。不想与人交涉,况且作为一个个人,在一个公司面前,永远是处于弱势的。那么好吧,前几天关闭了我在**网的主页,评论留言统统关闭,歌曲也只保留了一首《玫瑰花的葬礼》
在关闭之后就不断从各个方向传来各种信息,有关切的,有疑问的,还有来自某些方面的责难甚至威胁。说起来,关闭我的个人主页,对于我本人的意义才应该是最大的。对其他人来说,关心我的,我由衷感激;但是责难从何而来我就真是不明白了,毕竟这是我个人的页面,开或关是我自己的事情,作为一个普通会员也好,人气明星也好,至少我们在享受这个网站提供的空间服务这一点上,应该是完全平等的。不能因为我主页流量高,就赖着我不准我不在上面玩吧?我两年前申请它的初衷是上传自己的音乐,至今也仍然是。至于它积累了怎样的人气、带来了多少的点击率、能够用来粉饰多少太平,都不是我所关心的,也不会成为我想要关心的。05年开始唱歌,一开始仅仅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并没有想过因此走上音乐的道路,之前从不认为自己具有唱歌天赋的我一路走到今天,可以说始终伴随着惊讶和喜悦。看到歌迷和朋友的支持,虽然我可以少言寡语的比较沉默,心里始终还是一个开心。我谢谢你们。

 

然而事物的变化往往呈现黑色幽默的轨迹,带来伤感的,往往是曾经让 人欢欣鼓舞的。我不会忘记在首都北京的某个夜晚,那是参加联想粉时尚手机的发布会,我头一次因为表演唱歌而站上舞台。在那之前受**网的委托,为这款手机的网络选秀比赛唱作了擂主曲目《粉色信笺》。
06年的年底,冬天的北京相当寒冷,我和父亲被邀请来到北京。**网为我们安排了住处,我们人生地不熟,又奔波一天,只想早点洗个热水澡睡个踏实觉,次日好好唱歌,因为到时还有一些歌迷要专程来听我。可是一进屋就觉得气氛不对劲,空气中夹杂着发霉的气味,某些家具都开始有腐烂的迹象,想要关窗却发现关不上,浴室里还不断传来滴滴嗒嗒的漏水声,空调坏掉。接着,父亲发现浴室没有热水,那个画面是令我难忘的,父亲站在浴室里,昏黄的光打在他略显颓废的斑白发际上,他却强作无事的安慰我说,一天不洗澡没什么,你睡吧。说这话的时候,白色的雾气从他的口中呼出。我说,我们自己换个宾馆好了。他只是淡淡说,那样对人家不太礼貌。
我赶紧转过头对着窗外,冷风从缝隙里凶狠的打在我的脸上,却吹不干眼眶的泪水。当时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走上音乐这条路。父母为我创造幸福的生活环境,而我,却邀请父亲来吃这样的苦。年轻人吃苦不为苦,而连累长辈受苦的那种失败感,纸上得来终觉浅。
 
后来事情发生戏剧性的转变,*想公司的人不知如何得知我们的处境,竟致电给我说为我们安排了新的住处,后来我们便在*想安排的五星级套房里度过了三个夜晚。我惊诧这前后区别的同时,心中不免疑惑。*想对我尚如此,**网又从联想获得了多少。后来得知,是十五万,我独自一人用自家设备花费数天时间演唱制作出一首歌,并奔赴千里之外的北京唱上一曲,就被卖到了这样的价钱,真是精明的生意人所为。十五万你们都已经得到了,我也没有想要染指,但你们为什么连千分之一都不愿拿出让我和父亲睡一晚踏实觉呢?你们整个公司的人年龄也不过25岁左右,为什么对我年近半百的父亲都没有一点起码的尊重呢。
 
北京之行就在失落的情绪中结束了。接下来**网的年度巨作——“签约我吧”,因为在宣传页里宣称获奖的歌手可以直接签约唱片公司并得到几百万的打造费用并获得出专辑的机会,一时间网络上各路英豪疯狂了,削尖脑袋,正经拉票的,不正经刷票的,都投注了很多希望在里面。我也被要求报名参加。可是我当时已是163888签约歌手了,还报这个算是干什么呢。于是没理会。次日上网,发现自己被他们强行登陆报名了。参加任何性质的比赛,在我看来都是不自信的行为;相信自己,就不必与别人比来比去。但是他们致电我,让我不要小孩子脾气,被报了就报了,就当宣传一下自己的作品,虽然的确不会签约你们,但也没什么坏处啊。接着他们派员工去我的贴吧发贴,不断煽动网友支持我,给我投票。Vaecn的管理员问我要不要在论坛也置顶宣传一下,我立刻说不要。我当时叫大家不要给我投票,却收获了很多不理解,觉得我自命清高,装酷,像这样的话是走不出网络的;还有的以为我不把歌迷的支持放在心上,所以始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其实我只是不想看到善良的人被不善良的人骗,哪怕仅仅一元人民币。把我拉进这场无聊的活动,无非是做一个赚短信费的工具。最终比赛落幕了,意料之中的,三甲谁都没有发唱片成为歌星,迷雾而已。在这场经历里我并没有什么失望,只是读到了一些商人的龌龊。一场隆重非凡的评选活动原先的初衷是什么?最后喂饱了谁?整个活动过程中,参选者的努力、支持者的热情在主办方的心里又具备着怎样的重量?音乐人辛苦创作的歌曲,在你们那里是作品,还是商品?即使你们是商人,可以唯利是图,那么,是谁赋予你们愚弄大众的权利?
 
前不久,突然发现《玫瑰花的葬礼》被放在网上做彩铃下载,而在之前我毫不知情,我担心是被别的SP非法使用了,于是询问**网的工作人员,这才被告知是他们提供的,并且声称不日就将给我酬劳,我就惊了,原来酬劳是需要自己开口询问才会有的。但是之后我又陆续发现了其他歌被做了彩铃下载,累计一共十五首,而分贝网只有我八首歌的授权,是在06年的5月一次性无偿转让给分贝网的(后来知道,这种行为在他们的行话里叫做“套版”,就是把原创音乐人忽悠掉,许诺会对作品作xx宣传,然后骗你签版权无偿转让合同。)我的惊愕瞬间就升级了,另外七首没被你们套版的歌是谁允许你们弄上去的?白送给你8首了,难道还想送一赠一吗。
 
今天一上网就有人来问我怎么**网的主页又开了,我打开一看,删掉的歌果真被恢复了,Vaecn的链接也被删掉。我登录,发现密码、密码保护都被改掉了。这玩笑大了,Vae的主页,而作为Vae的我,却不能登录了。这就好像回到家发现自己床上躺着另外一个人一样别扭。沾满我两年记忆的地方,记录着万千留言的地方,承载着这么多网络上朋友们支持的地方,就这么被幕后的大手揉捏成纯粹吸引点击率的假招牌。
 
我们做的都是音乐,为什么被标榜上“网络”的标签以后就变了味道。我们付出着同样的努力,甚至更多。商业化的歌手都很忙,又能有多少时间在录音室忙着做音乐。而我们,在生活中都是再平凡不过的孩子,只能在扮演自己生活角色的间隙才能坐到电脑前拿起被某些人嗤之以鼻的话筒为生活琐事为爱情点滴放歌。这样纯粹的一桩事情,为什么得不到纯粹的命运。为什么还要被别有用心的人颠过来倒过去,恨不能直接打上条形码论斤去出卖。音乐,是须由心而发的,如果有一天音乐被机器一样量产,然后出卖的话,那就太科幻了。不过我依稀记得,科幻故事里那些制造了巨型怪物的人,最后都是要被怪物吃掉的。
先说到这。
 
一直喜欢我支持我的人,切不要难过。我不是在诉苦,千万不要对我抱有同情的心态。虽然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然而总的来说我这两年过的很好,未来也势必越发的好,尤其指音乐创作和演唱方面,请充满期待。以上文字只是近年见闻的沧海一粟,鉴于本博读者群体年龄偏小,为防止少年对美好和谐社会失去信任,就不再多写。只是想给怀揣着美好音乐梦想的人们一些提醒。有梦想的人很多,实现梦想的路却很窄。想利用你的梦想达到自己目的的商人很多,纯纯粹粹听你唱歌的人很少。所以对支持自己的人充满感谢。
 
一直不喜欢我仇视我的人,切不要急于幸灾乐祸。我还没什么灾,所以不要幸得太早。老师从小告诉我们,恶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小人。小人脸上没写小人二字,甚至还挺体面。也不干什么大奸大恶之事,只会在暗处放箭,具有迷惑性。对你们我也没什么脾气,习惯了,只能祝愿你们在某个夜里也能卸下伪装哭泣一把证明自己还有点良心。

上一篇:许嵩演唱会的门票,你抢到了吗?
下一篇:许嵩: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