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界就是一场无休止的抬杠戏

诗词界就是一场无休止的抬杠戏
来源:搜历史(ID:soulishi),经授权转载
 
作者:景小如
 
诗词界就是一场无休止的抬杠戏,就像“俗话说,俗话又说”,真实演绎杠精本精。话不多说,赶紧来围观。
 
地理篇
 
诗词界网红打卡地点江南,最先上阵搏杀,我们称之为——杠江南。
 
白居易《忆江南》说: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首先点题,江南好,是真的好!
 
 
南浔古镇,景小如实地拍摄江南风景
 
比白居易晚一辈的唐代诗人/词人韦庄在《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里也佐证: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江南好呀,为啥这么说?你看每个来过这里的人都不想走了,恨不得一不小心在这儿白了头。这里不仅能在画船上和着烟雨睡觉,卖酒的姑娘长得也如花似玉,手臂比雪还白。所以,趁年轻赶紧在江南浪吧,没老之前就别回家了。
 
韦庄的意思是,江南别提多好啊,都让人不想回家。
 
 
苏州七里山塘,景小如
 
整个唐宋诗词人基本也很同意这个观点,走过几百年,一直到了明代,有个叫王恭的出来杠了——《春雁》:
 
春风一夜到衡阳,楚水燕山万里长。
 
莫道春来便归去,江南虽好是他乡。
 
衡阳城里春风一吹,春的气息就扑面而来了。而雁子和我这样的人却在策划着回俺们北方去。别说春天才到我就走,江南虽然好,而已是别人的故乡啊。我爱我家!我的老家,就住在那个屯!
 
闽中十才子的王恭以一己之力杠整个唐宋文化圈!
 
 
江南之后,是另一个网红打卡点出境——玉门关。
 
唐宋文化圈给玉门关写下了无数诗词,李白首先挥笔豪洒一篇《关山月》: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李白强调,玉门关虽然离中原远,但却经受四面八方的风吹。几万里的长风,当然也包括来自故土的春风,这完全是给士兵们增添一种家国浪漫色彩。但很快,实地打卡过凉州等边关的王之涣不同意李白的浪漫了,他在《凉州词》里说: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不度不度,春风根本不来这里!你能看到的只有茫茫沙漠和戈壁,根本没有“春风吹又生”的小草。
 
 
玉门关·小方盘城遗址
 
王之涣的《凉州词》还有另一个版本,最后一句为“春光不度玉门关”,于是,这句也有人杠——元代王恽《饯陈签省行台西夏》中说:
 
汉家威德际髦蛮,牙孽其中虑阻艰。
 
金节远开丞相府,春光先渡玉门关。
 
关于玉门关,除了春风吹不吹的问题,还有到底要不要生还的问题。因为,玉门关代表着建功立业,也代表着守土护国,战场上嘛,生死的问题就说不定了。
 
第一个祈求生入玉门关的是班超。班超40岁投笔从戎,在西域待了30年,瞬间到了古稀之年。人老了,总有代马依北风的感念,眼看着这辈子就要过完,大半生没见过家人,于是祈求汉和帝,让他回归故土。班超的妹妹班昭也上书请求,既描述班超的功劳,又表示他年纪大了,写得很可怜。最终,汉和帝同意,班超终于得回到洛阳。
 
阔别了30多年,昔日的小杨柳都长成参天大树了,牙牙学语的孩童也都顶天立地了,人间真是换了岁月。
 
班超能重入玉门关,完全是一副皆大欢喜的温情局面,但有人为了体现自己更加忠君爱国,在诗词里喊了一句:何须生入玉门关?——戴叔伦《塞上曲》:
 
汉家旌帜满阴山,不遣胡儿匹马还。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戴叔伦
 
自此以后,诗人对将军们到底是马革裹尸死,就地丧葬就地埋,还是生入玉门关,狐死首丘展开了激烈抬杠。宋代的李流谦直接坦明观点:
 
数峰遥指峡中山,渐喜岷峨气象还。
 
万里虎头华发将,只求生入玉门关。
 
头发都白了,再待在玉门关以外也没意思,不如回家。同宋朝徐钧借班超也说:
 
人生适意在家山,万里封侯老未还。
 
燕颔虎头成底事,但求生入玉门关。
 
“人生适意在家山”,即使能封侯拜相,成了人上人,还是生入玉门关好!明代孙七政觉得以上争论很好笑,能不能生入玉门关,难道是自己能决定的?《玉关怨》:
 
紫塞黄云万里间,征夫一望总潸潸。
 
今古沙场为白骨,几人生入玉门关?
 
多少人一出去就埋骨黄沙,哪能想入就入啊。一将功成万骨枯啊,而大多数人都是枯的那堆骨头啊。
 
花卉篇
 
诗词世界里,花也是诗人们笔下的点缀,魏晋的陶渊明喜欢菊花,南北朝的人喜欢莲花、梅花,等等。到了唐代,国花是牡丹,牡丹也更频繁出入诗词名句,不过还是各花入个眼,各有所好。
 
直到,刘禹锡《赏牡丹》开了一个大地图炮,把莲花、芍药等大IP各踩了一遍: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芍药,妖艳无格!芙蓉?清净是清净,就是比较寡淡!这地图炮一开,且看各家护花使者怎么回应。
 
 
 
今年新鲜出炉的洛阳牡丹,景小如实地打卡
 
唐末王贞白为《芍药》鸣不平:
 
芍药承春宠,何曾羡牡丹。
 
卖秋能几日,谷雨只微寒。
 
我们芍药承春的恩宠,哪里要羡慕牡丹哦?
 
另一个当事人莲花的护花使者提着刀赶来,陆龟蒙《白莲》:
 
素蘤多蒙别艳欺,此花真合在瑶池。
 
无情有恨何人觉?月晓风清欲堕时。
 
素色的花总被长得艳丽的欺负,其实你们不知道莲花有多高洁,它哪是凡花啊,它是瑶池里的仙花啊!
 
 
陆龟蒙:我不是竹杖的苏东坡
 
温庭筠很赞同陆龟蒙对莲花的定位,发言力挺:
 
绿塘摇滟接星津,轧轧兰桡入白蘋。
 
应为洛神波上袜,至今莲蕊有香尘。
 
莲花激起的涟漪就是银河,就像洛神轻盈地在水面上走路!我们莲花就不是凡间之物!
 
木兰花守护人庾传素噗嗤一笑,已经准备好了自家彩虹屁,最主要的是得杠一把牡丹和芍药:
 
木兰红艳多情态,不似凡花人不爱。
 
移来孔雀槛边栽,折向凤凰钗上戴。
 
是何芍药争风彩,自共牡丹长作对。
 
若教为女嫁东风,除却黄莺难匹配。
 
我们家木兰花,可不像那些庸脂俗粉。既可以跟芍药比艳丽,也可以跟牡丹比高贵,它要是个姑娘,只有黄莺才配得上!
 
见别人吵得欢腾,元稹默默地表示,我大菊花才是笑到最后的:
 
 
菊花,景小如实地拍摄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闲散篇
 
伤心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人能画出来呢?高蟾在《金陵晚望》里表示画不了:
 
曾伴浮云归晚翠,犹陪落日泛秋声。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高蟾说,即使再高级的丹青手,也画不出伤心的样子。韦庄一看,心想这杠好抬,谁说伤心画不出来?只是那些画家只想画点喜庆画面趋附人心罢了!
 
谁谓伤心画不成,画人心逐世人情。
 
君看六幅南朝事,老木寒云满故城。
 
韦庄刚杠完,底下一大批人狂刷弹幕:“一片伤心画不成”+1:
 
十年旧隐抛何处?一片伤心画不成。——元好问
 
潮声归海鸟初下,一片伤心画不成。——李龏
 
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纳兰性德
 
唐宋时代,最让人兴奋的事情就是科举及第,从此以后飞黄腾达了,张籍这天很高兴,他朋友李馀考中了!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呀,所以,李馀要回老家四川,张籍来相送,并写下《送李馀及第后归蜀》表示考试的辛苦:
 
十年人咏好诗章,今日成名出举场。
 
十年寒窗不容易啊,终于因为诗章写得好一举及第,做好扬名立万的准备喽。
 
罗隐冷冷地旁观,默默地喃喃自语:人人都考上了,就我考不上,成不了名,可能是我不如人吧……
 
我未成名卿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那么,怎么样可以写得好文章成名呢?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说,当然是读书啊,拼命读,读过一万卷,肯定就能有神来之笔了!
 
甫昔少年日,早充观国宾。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岑参说,可怜的白脸书生啊,读书千卷成不了名。原来是比杜甫少读了9000卷啊。
 
穷荒绝漠鸟不飞,万碛千山梦犹懒。
 
怜君白面一书生,读书千卷未成名。
 
岑参说,可怜的白脸书生啊,读书千卷成不了名。原来是比杜甫少读了9000卷啊。
 
 
李贺《南园》惜花地说,春花落了,嫁给春风不用媒人。
 
花枝草蔓眼中开,小白长红越女腮。
 
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春风不用媒。
 
贺铸为荷花叫苦,当年不肯嫁给春风(生在春天),却被秋风给耽误(吹落)了。
 
返照迎潮,行云带雨。
 
依依似与骚人语。
 
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人生什么事最开心?他乡逢故人,但文天祥就是遇不到,真忧伤。
 
五月五日午,赠我一枝艾。
 
故人不可见,新知万里外。
 
有的人见不到故人,有的人巧不可阶的,拐个弯就可以碰到故人。真是同人不同命啊,辛弃疾感慨地表示。
 
山前灯火欲黄昏,山头来去云。
 
鹧鸪声里数家村,潇湘逢故人。
 
 
关于离别,顾夐有话说,什么样的人最不惜离别?当然是少年郎:
 
颠狂年少轻离别,孤负春时节。
 
王安石说,错了错了:
 
少年离别意非轻,老去相逢亦怆情。
 
草草杯盘共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
 
杨柳多情,总在诗人词人笔下扮演着留客的角色。李彭老如是说:
 
北阜寻幽,青津问钓,多情杨柳依依。
 
那位韦庄又说了,无情最是柳树,人世间无论怎么变幻,沧海桑田,它也不伤心,也不留恋,只管每年春天自顾自地发出嫩芽。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杨柳:怪我咯?
 
 
看古诗词你经常能看到一些看起来非常熟悉的词句,那都是因为,他们在抬杠啊。最后,本期杠精诞生,韦庄荣获第一名。获奖感言: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监制:易艳刚 | 责编:张慧 | 校对:赵岑
上一篇:许嵩邀你坐镇他心里的天下
下一篇:随着数字